夏雨

【消醒无差微预斩】

*情人节短篇*

*求消醒醒消小伙伴*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被人一直盯着的异样感实在很不好受。

尤其是被一个平常总在自己身边吵吵闹闹的笨蛋安静地盯了一早上。

真是反常。

 

叹了口气,醒魂阖起看到一半的书籍,转头对上消魂的视线。

“有事?”

见到黑发少年终于肯理睬自己了,消魂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“今天是情人节喔~”绿瞳亮晶晶的写满期待。

“所以?”醒魂挑眉,不明所以。

“所以我想要小醒魂的巧克力!”说完再一次露出灿烂到不行的笑容。

小醒魂的巧克力,超级想要的!

“巧克力?”黑发少年一脸迷茫。

“对阿,有没有、有没有?”

“啊、有,等我一下。”似乎是想到什么,醒魂起身打开抽屉翻了翻,真的拿出了一包巧克力。

“给。”

“哇啊,没想到小醒魂真的有准备我的巧克力~我太感动了,最喜欢小醒魂啦!”

扑过去一把抱住对方蹭了好几下,直到醒魂感到不好意思开始挣扎,才不舍地放开,并小心翼翼地从对方手中接过巧克力。

 

洁白的布巾包裹着散发香甜气息的内容物,一条粉色系绳束住开口,并被包装者细心地打了个完美比例的蝴蝶结。

缓慢且郑重地松开系绳,任由造型各异却同样精致的巧克力在摊开的白巾上滚动、静止,棕发少年轻轻捡起一颗送入口中。舌头最先接触到的是苦味,微苦但不涩,丝绸般快速化于口中,待苦味溶去后,是随之而来恰到好处的甜美。

 

跟巧克力好像呢,某人。

 

不过……

 

 

 

为什么这味道、这包装,他都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?

 

“好吃吗?”黑发少年紫晶色的眸子望了过来,明明只是普通的确认动作,在棕发少年的眼中却被瞬间脑补成以下情景:↓

 

大片的粉色玫瑰作为背景,一脸含羞带怯的少女样对方,送上巧克力给心仪的自己后,放在桌面下的手不安地揪紧衣襬,装作不在意却忍不住频频偷看他对巧克力的反应……((这货谁啊,人家明明没有这样好嘛

 

天啦噜!太可爱了吧!

 

“恩,很好吃喔。”棕发少年幸福得都要化了。

他家醒魂亲手做的巧克力耶!就算不好吃他也会说好吃的,何况味道还真的很好。

点了点头,醒魂学着他的动作,也捡了一颗糖球放入口中,闭上眼享受。

“还不错,回头向预魂道谢吧。”

“哎?为什么?”对方突如其来的话让消魂愣了一下。

 

“什麼為什麼,接受人家的贈禮,道謝不是應該的嗎?”黑髮少年奇怪地瞥了他一眼。

 

欸欸?他有聽錯嗎?醒魂說了贈禮?

不會吧…

 

“咕…等等,小醒魂你說的禮物是…?”捕捉到關鍵字,急急吞下口裡殘餘的甜蜜,消魂忙問到。他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。

 

拜託千萬不要是他想的那樣!

 

“就是你現在吃的巧克力。早上預魂送的。”醒魂淡定地投下一顆震撼彈。

 

消魂晴天霹靂。

 

“所以…所以…巧克力不是小醒魂你做的哦…”

“是預魂。我以為你知道?預魂給我時,明明說除了某個常翹班到處跑的傢伙外,其餘人都有份的。”

 

難怪…難怪他就覺得那個巧克力好像在哪裡見過,原來根本是因為自己也有一份一模一樣的嗎!?

 

得知殘酷的真相,棕髮少年登時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般蔫了下去,臉上是大寫的生無可戀。

 

“怎麼了?我說錯什麼嗎?”看著對方無預警地消沉下去,醒魂不禁有些擔心。雖然他仍不能理解對方消沉的原因。

 

你沒有說錯,你只是理解錯了而已。

消魂摀臉,剛才拿到醒魂本命巧克力的感動全都碎成了渣。

 

“我想要的是小醒魂你親手做的巧克力啦…”這可是他唯一想要的。

“都是巧克力,預魂的不也一樣?”從沒被人送過情人節巧克力,只被人下過毒的醒魂少年表示理解不能。

“不一樣啦,意義差很多!”

心上人的本命巧克力和同伴的義理巧克力怎麼能比!

 

嗚…他真的好想要醒魂的巧克力哦…

 

說著說著棕髮少年又兀自陷入消沉模式。醒魂看了他一眼,低下頭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。幾分鐘後,起身,就要走出門外。

 

“小醒魂你要去哪裡?”察覺到醒魂的動作,消魂可憐兮兮地抬起頭,濕漉漉的眼瞳裏散發著「不要拋棄我」的訊息。

 

醒魂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
“去廚房。你不是要巧克力嗎?我給你做。”

 

“哎哎哎哎哎!”

 

“不過我對甜食沒甚麼研究,所以你要負責教我製作過程。”

“還有試味也是你的工作、做完後廚房要幫我一起整理…嗚!!!笨蛋不要突然撲上來!”

”醒魂我最最最喜歡你了~”

“是是是,這句話你說過很多遍了。現在快點從我身上下來,你很重…”

 

 

 

〈醒魂視角〉

 

雖然不明白由自己做和別人做有什麼差別,但他還是答應為對方做一份巧克力。

 

理由嘛…

一定是因為對方太煩人了。

 

注視著從自己答應做巧克力給他後,就一個勁開心地摟著自己的棕髮少年。

醒魂微微勾起唇角。

果然,笨蛋的臉上是不適合出現失望的表情的。還是這樣的笑容最適合他了。

 

 他仰頭,對上了熟悉的燦爛笑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End-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不要問我為什麼醒魂不知道情人節巧克力有分本命和義理,因為貴族不會過平民的節日?((並不是

 



(預斬番外)

“小醒魂~你的臉上沾到巧克力了,我幫你弄掉~”

“喔,好。咿—笨蛋!直接用擦的就好了吧,幹嘛用舔的阿!”

“天界長者說不可以浪費食物呢。”

“最好是,算了。巧克力要加臻果嗎?”

“要~”

 

“…秀恩愛,死得快。”

怨念地盯著廚房裡的兩人,斬魂吐出最能代表他此刻心情的惡毒詛咒。

他現在非常想要哀號,為什麼今年他連一塊巧克力都沒收到啊!?

沒有本命巧克力就算了,竟然連義理都沒有!

他做人真的有這麼失敗?

 

想起剛剛遇到的遺魂契魂繫魂,三人(鬼神?)都是一副滿面春風的欠揍樣,手上抱著滿滿的巧克力。本來瞄到他們後想繞路走的,距離那麼遠應該不會被發現,沒想到繫魂那個大近視不知甚麼時候變成了千里眼,竟然看到還叫了他!

這下想走也沒法走…只能待在原地接受他們的嘲笑攻擊。

“噗,沒想到你這麼沒人緣。”

“別笑他啦,這又不是他願意的。不過真沒想到阿,呵呵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!我不行了,哈哈,笑的肚子好痛…”

 

你們三個,給我記住。

惡狠狠地叼著菸,斬魂此時的表情就像是要恐嚇小朋友交出糖果的惡霸一樣兇惡。

不想再讓自己脆弱的心靈受到閃光傷害,斬魂失落地離開廚房,準備今天一天去哪裡躲起來,總之離開這塊傷心地就是了。

 

“唉,你在這裡做甚麼?”

“谁啊大爷我现在心情不好别跟我搭话——”才刚想安抚下受伤的心,就被人从背后叫住,斩魂不耐烦地转过头。

 

映入眼中的是一道紫罗兰色身影。

 

“预预预预…预魂!?”斩魂惊得嘴上的烟都掉了。

为什么这女人会出现在这啊,平时这时间不都在花园喝她的下午茶吗?惨了惨了刚刚的落魄样不会全给她看到了吧?本大爷狂霸酷炫拽(?)的形象阿——

这是脑内活动很丰富,面部表情同样很丰富的某位先生。

 

美丽的预言者饶有兴味地看着见到自己后,自顾自纠结颜艺的对方。也不在意,直接上前捉住对方的手臂拉着就走。

“既然在摸鱼的话,就陪我去街上采购一下吧,教会要布施的食物最近不太够用了呢。”

"唉唉唉,别拉别拉,再拉要摔!还有才不是摸鱼啊,享受一个人的孤独是男人的浪漫!"

“享受孤独是吗?不过我刚刚好像看到有谁躲在厨房外一脸羡慕忌妒的偷窥喔?”

“那只是碰巧路过!我才没兴趣偷窥两个一天到晚撒狗粮的小鬼。”

想到两人在厨房你侬我侬的画面,斩魂又觉得辣眼睛了。

……话说回来,今年自己是真的很没人气啊,怎么连一颗巧克力都没收到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任由预魂拉着他到处走,高大的男人持续心情低落中。

好想要巧克力啊——

 

为了自己人气低迷而暗自伤心的男人,没发现背对他走在前头的人,嘴角正勾起一抹异常愉悦的笑容。

 

 

 

斩魂最常偷懒的某棵树下,静静躺着一包巧克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<END>-

评论(1)

热度(5)